夜下客

繁体版 简体版
夜下客 > 想要把你藏起来 > 第16章

第16章

白耳从拎回来的袋子里翻出食材,拿出一盒jī胸肉,一盒西兰花。他的厨艺都是出国以后在实践中慢慢成长,白耳不喜欢在外面吃,更不喜欢点外卖,因为他实在吃不惯国外的菜,觉得太腻太高热量,吃一顿能顶一天,这谁受得了。

白耳饿得紧,不想做什么花样,随便把jī胸肉切成条,用面粉和jī蛋液一裹,连面包糠也懒得弄,就丢进锅里用浅油慢慢煎。他以前从来没做过炸jī,现在做起来全凭心意,想怎么来怎么来。

刚端出一锅炸jī,开门声响,张敛回来了。

张敛一回来就闻到炸jī的香味。他刚送莫菁回工作室,晚饭还没解决,闻到这味儿肚子差点叫起来。他走到厨房,看到白耳穿着宽松的白色棉T,下面套一条宽松的长裤,身前系一条围裙,正把炸得金huáng的jī块往桌上摆。

白耳的餐具都是成套的。碗,盘,筷子,勺子,汤匙,全都以橙色、深棕和白色为调,有的盘子上点缀了叶子,有的没有。

张敛瞪着这些温馨可爱的餐具,杵在厨房门口不动。

白耳警惕地看着张敛,不知道他又要发什么神经。他现在很饿,没心情和张敛对峙。

直到张敛的肚子叫了一声。

张敛:“……”

白耳:“……”

眼看张敛要bào走,白耳看他可怜,好心问:“你要吃吗?”

张敛抬头看他。

“我多做了点,你要吃就吃吧。”白耳转身继续往锅里放没炸完的jī肉,小声加了一句:“不吃就算了。”

过了一会儿,白耳听到椅子拉开的声音。

张敛连筷子都没有,直接上手拿了一块炸jī,肉有点烫,但张敛chuī都没chuī,就吃进了嘴里。

白耳紧张地背对着张敛,手上认认真真地铺jī块,心思却放在后面,心想早知道应该尝一下的,都不知道自己炸得好不好吃。要是不好吃的话,肯定又要被这家伙嘲笑。

然而他始终没听到张敛说话,直到他新的一锅炸好,盛出来装盘,转身一看,一盘炸jī已经被张敛吃完了。

“你怎么这么不客气?”白耳睁大眼睛,心里一半生气一半高兴,“不声不响就全给吃完了。”

张敛还挺理直气壮:“饿了。”

白耳把新的一盘放在桌上,自己抽出筷子,装作很自然很无意的样子,问:“哦,那你觉得味道怎么样。”

张敛看着新鲜出锅的炸jī,不动声色地咽了咽口水,冷静道:“还不错。”

起止还不错,简直好吃到爆炸。

白耳“嗯”了一声,心里还是有点小得意的。他夹起一块jī肉chuī了chuī,咬了一口,外苏里嫩,香气扑鼻。

完美。

他低头品尝自己的手艺,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张敛从刚才开始就坐在自己对面,动都没动过。

白耳抬起头,茫然看他:“怎么?”

张敛移开视线:“没什么。”

白耳福至心灵,想起之前和张敛顾焕一起吃过一顿饭,张敛的饭量比他们俩加起来还要多。

他没饱,但他不说。

白耳忽然觉得自己这大半个月来特别幼稚。他和这种小孩似的人闹什么别扭?有意义吗?到头来累的也只是自己,因为别人从小到大都是这种生活模式,谁来也改不了。

白耳想通了,脸色也就和缓了不少。他把盘子往中间推了推,说:“一起吃吧。”

张敛狐疑看他:“你不吃?”

“我吃不下这么多,你帮我吃一点。”

张敛实在抵不住食物的诱惑,便不客气地伸手要拿,被白耳轻轻拍开。

“gān嘛?”

“你的筷子呢?”

“没有。”

白耳无语半晌,想起自己一开始来到这个家里,厨房空无一物窗明几净的样子,觉得张敛说自己没筷子也正常。

他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双新筷子,递给张敛:“我买了一套,你就用这双吧。”

张敛接过筷子,依旧和餐具配套款式,象牙白,筷子尾部用深棕色点缀几片花藤。

张敛终于问出口:“你平时都这样吗?”

白耳没明白:“都怎么样?”

“配套餐具,蓝点睡衣,书包上挂吊饰,熊头棉拖鞋,这些女孩子喜欢的东西。”张敛一一细数,“还有绑蝴蝶结的脏衣篮。”

白耳难得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