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下客

繁体版 简体版
夜下客 > 想要把你藏起来 > 第32章

第32章

他再一想,回顾自己的所作所为,颇有些丧气的意识到虽然他自己不承认,但他就是表现得像个同性恋,还是那种张敛认为又娘又作的同性恋。

这种骨子里带出来的特殊气质,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。

白耳又缩了一点,彻底缩回自己的位置上。他解开安全带,很有礼貌地对张敛说:“谢谢你送我回来。”

然后下了车。

他们有一阵没开火,冰箱里只剩半包仅存的汤圆。张敛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跟到厨房里来,还很不客气地指出汤圆份量太少,都不够他塞牙。而且汤圆太甜了。

白耳再次被他烦死,吃了两颗汤圆就把他扔在厨房,自己回房去了。

第二天一早,他们又在玄关碰见。

“去学校?”张敛问他。

白耳点头。张敛就说:“我也去,开车。”

他俩站在玄关处对视,张敛莫名咳了一声,又说:“可以顺路送你。”

他边说边拉开门,好像和白耳面对面站着让他很不自在。不过他刚打开门,就听到一声唤:“张敛。”

两人同时转头看去,看到莫菁站在台阶下面,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毛衣,浅色格子长裙,披一件驼色羊绒大衣,看起来安宁娴静,像画里的一朵花。

莫菁提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袋子,看起来像一个高档礼品袋。

她看着张敛和白耳一起从门里出来,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,“早啊。”

“你们一起上学吗。”她问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很平淡,就像随口一句,她也并不好奇。

“这么早来做什么?”张敛问她。

莫菁把手里的袋子提起来晃了晃,露出很温柔又很无奈的表情:“你不理我,我只好来登门道歉。”

张敛没说话,下了台阶。白耳心想莫菁是真的脾气很好,愿意耐心哄着张敛这样的怪脾气小孩。

他有点羡慕,有点自嘲。想着自己这样的人,大概一辈子都只能活在命运和自己共同织就的套子里,不受侵扰,也没法出去。

张敛往前走了几步,发觉白耳落在后面没动,回头看他一眼,又问了一遍:“坐我的车吗?”

白耳刚想说什么,就碰到了莫菁的目光。

很柔和,但也没什么温度。

白耳愣了一下,然后下意识地说:“不了。”

张敛又皱起眉头,看着他,莫菁却抬起手放在张敛的胳膊上,拉着他要他转向自己。

“不问问我给你带了什么吗?”莫菁提着袋子,双手挂上张敛的脖子,柔软的身体贴上去,用情侣间才有的亲密语气说话:“前阵子你一直在训练,一定很辛苦。这是我给你买的慰问品。”

她一瞬不瞬地盯了张敛几秒,然后踮起脚,当着白耳的面吻了上去。

他们在早晨的淡色阳光里接吻,草坪上都落下光点。

白耳迅速移开视线,心跳漏了一拍。

他几乎逃一般离开了那栋房子,他告诉自己这太尴尬了,目睹情侣接吻什么的。

可莫菁吻住张敛的画面滞留在他的脑海,令他脚步变得迟缓,眼睛被冷风chuī得有点涨,连着带心脏的温度也缓慢降低。好像有很冰的雪棱落在上面,冻得他心头一颤。

白耳停住脚步,抬起手拍了拍自己的脸。

他在心里平静地对自己说,不行。

不准想。

傻狗张敛第二次邀请白白一起上学失败

其实大家都是助攻啊!φ(゜▽゜*)?

第17章 白

酒吧里音乐声震天。

骰子扔了一圈,秉然西又输了。他在嘲笑声中无奈地喝下第五杯酒,喝完后把酒杯往桌上一磕,嚷嚷:“不玩啦,你们都欺负我。”

他喝得脸颊微红,把还要拉着他继续玩的人踢开,在人群中找了一圈,坐到张敛和顾焕中间。

一个人靠得离张敛有点近,笑着问他:“敛哥,好久没看你来了。”

张敛拿着酒杯,单手玩手机,看也不看那人,随便应了一声。

“要不要去我朋友那边喝点啊。”

“不去。”张敛皱眉,“别烦我。”

那人便走了。秉然西耸了耸张敛,“二狗子,挺bào躁啊。”

张敛从鼻子里哼了一声。

“小菁呢,怎么没和你一起来。”

“不知道,没联系她。”

秉然西笑起来:“这么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