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下客

繁体版 简体版
夜下客 > 想要把你藏起来 > 第33章

第33章

秉然西打了顾焕一下,又挨到手机面前,眼睛亮晶晶的:“你把小白耳的照片存在手机里了?顾焕你这个变态。”

张敛闻言,转头过来看着他们。

“不好看吗。”顾焕看着手机里的白耳,眼神淡淡的,嘴角却勾起一点笑。

他常常拍白耳。不偷着躲着,就拿着大相机看着白耳,来了兴致就举起相机拍一张。照片背景大多是教室和学校里,白耳的表情也从惊讶、困惑、害羞到逐渐放松,渐渐不去在意他的镜头。

顾焕把有关白耳的所有照片都一一洗出来,挂在暗房里。这样不够,还要传进手机,把照片全都放进一个叫“白”的手机相册。

如果白耳还愿意再去一次他家,顾焕就会给他看自己的暗房,墙上挂着的都是他的照片。

“发我发我。”秉然西摇他。

顾焕收起手机,懒懒丢下一个字:“不。”

“gān嘛小气啦。”

“我的。”顾焕说。

秉然西的要求被拒绝,拿顾焕没办法,只能气哼哼地骂他:“死gay,会拍照了不起。”

顾焕笑了一声,目光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扫过张敛,对秉然西说:“白耳也是啊。”

他们都知道白耳是同性恋。虽然白耳从来不说,从来不谈起自己的感情经历,但他们都知道,秉然西,顾焕,袁寄,张敛,杰西卡,孙朱凌,所有人。

因为白耳和他们不一样。白耳一点也不知道掩饰,他总是睁着圆润清澈的大眼睛看着别人,一紧张就脸红,也不会撒谎,连喜欢还是不喜欢的情绪,都全都放在脸上。白耳是个纯情得不能再纯情的小孩,他看起来把自己包得紧紧的,用的却是透明材质的罩。

秉然西说:“你真要追小白耳?”

“我和他都是弯的。”顾焕挑眉,“为什么不能追。”

张敛一言不发地起身,走了。

秉然西“哎”了一声,“二敛怎么突然走了?”

顾焕嗤笑一声,没有说话。

张敛回到家的时候,白耳正跪在沙发旁擦拭茶几。

事实上,白耳已经很久没有打扫过客厅。张敛原本雇了家政每周上门做一次清洁,白耳得了偷懒的甜头,又得寸进尺地暗示张敛总是在家里开派对,一个星期一次清洁根本不够。张敛嫌他洁癖过头,但还是把一个星期一次的清洁改为三天一次。

但张敛有时候喜欢坐在客厅打投屏游戏,一边喝饮料吃零食。他又不是多细心的人,难免洒点在桌上。就这,如果白耳看到了,他也会忍不住上去擦gān净。

“你回来了。”白耳认认真真把茶几上的果汁水渍擦掉,头也不抬地说:“冰箱里还有剩菜,自己热了吃吧。”

只有他一个人或者和张敛两个人在家的时候,白耳不戴口罩,穿得也不会太过严实。他穿着那套白底蓝点的纯棉睡衣,袖子挽到胳膊肘,露出白生生的细瘦手腕。睡衣领口解开一枚扣子,可以看见纤细的锁骨,和无暇的脖颈。客厅中央悬挂的吊灯落下柔和的光芒,落在他的身上。他垂下眼眸的时候,长翘的睫毛盖下来。抬起头的时候,睫毛也掀开,露出下面清凌凌的眼珠。

“你吃过了?”白耳见张敛不动,问他。

张敛说:“没有。”

然后一言不发地转过身,进了卫生间。

肚子痛吗?白耳没管他,把茶几擦得gāngān净净以后,洗过手便回了房。

过了很久,他的房门被敲响。

白耳过去打开门,看到张敛站在门外,还穿着从外面回来的大衣。

“菜。”张敛说,“你给我热。”

白耳愣了一下,用看jīng神病的眼神看着张敛。

这个人从一楼跨过二十多层台阶,敲开他的门,要他去厨房给自己热菜。

厨房就在客厅旁边,走五步就能到。

张敛腿长,四步。

“自己热。”白耳瞪他。

张敛还横在门口不走。从白耳的房间里透出温暖的huáng色光团,挂在窗户上的星星灯开着,在被夜色渲染的玻璃表面映出星星点点的光。

白耳忽然有点紧张。

张敛从来没有进过他的房间,他甚至极少上二楼。可现在他站在白耳的房间门口,白耳却很怕他往里看。

自己的房间不像个男生的房间,他知道。他怕张敛又觉得他是个娘pào。

可张敛没看他的房间,张敛只看着他这个人,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