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下客

繁体版 简体版
夜下客 > 想要把你藏起来 > 第37章

第37章

周围的外国人看到两个亚洲男性当众肆无忌惮地接吻,顿时都疯了,围着他们大声欢呼。孙朱凌和杰西卡也疯了,抓着陈淘淘和西蒙使劲摇。

袁寄反应慢半拍,过了一会儿才尖叫起来,大声嚷嚷“二敛弯了”。

张敛锢着白耳吻了很久才放开他,松开白耳的腰,放下按着白耳脑袋的手,甚至整个人微微后退一步,一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的样子。

白耳的嘴唇全被张敛咬红了。他被吻得喘息不止,眼神茫然不知看哪里,半晌,目光才慢慢聚集在张敛身上。

张敛看着白耳的眼睛里渐渐聚起水汽,望向自己的眼神变得愤怒、委屈、迷茫、不解。

“啪”的一声,张敛挨了白耳一记耳光。他的脸都被打得偏到一旁,却一句话不说,连动都不动一下。

白耳发着抖,眼泪聚在眼角,差一点要落下来。

他低声说,“张敛,你这个混蛋。”

白耳转过身,跑了。不明情况的人群自动为他让开一条道,纷纷目视白耳飞快离开的背影。

没过几秒,张敛就追了上去。

早啊小天使们,食我小甜饼啦*(?*ˊ?ˋ)?*?

终于写到我想写的场景了!就为了这个脑海里突然闪过的两个人在舞池里接吻的画面,我竟然已经写了这么多字!!(:≡

总之二狗子终于亲了!!虽然他被甩了一耳光!但他不亏!!!

第19章 胆小鬼

白耳一个人在街上走着。

他的大脑基本停止思考,连自己在往哪里走都不知道,只觉得嘴唇很痛,好像肿了。

张敛当着所有人的面吻了他,所有人,包括莫菁。

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啊。白耳一头空白地想着,为什么是我啊。

夜晚的风极冷,chuī得白耳一阵哆嗦,才想起自己的棉袄和书包还在秉然西的车上。

这时一只手拉住了他。紧接着一件温暖的大衣披在了他的身上。

大衣很厚,带着张敛的气息,包裹住白耳。白耳被拽得回过身,又和张敛面对面站着。

“晚上不安全,天也冷。”张敛低声说,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白耳没动。张敛沉默一阵,再开口时几乎带着点低声下气的意味:“我就送送你,送到家后马上走。”

好像那个家不是他家一样。

白耳还是跟张敛走了。他坐上张敛的车,一个人靠在后座。

两人一句话也没说。

车子很慢地驶过无人的街道,白耳看着窗外的景色一一滑过,他的掌心还有点痛,眼睛被水汽蒸得水光粼粼,几乎看不清事物。

张敛没说谎,他真的在把白耳送回家后,就开着车走了。

白耳安静地走进家里,洗过澡,洗过衣服,然后把自己关进房里。

他躺在chuáng上,用被子把自己蒙住,过了很久,才慢慢地流下眼泪。

第二天,白耳把自己关了一天。

他快中午才磨磨蹭蹭从chuáng上坐起来,枕头上晕开一圈深色痕迹,已经gān了。

呆呆地在chuáng上坐了一会儿,白耳爬下chuáng,从书桌柜上取出一包饼gān,拆开吃了两块,觉得没什么味道,又放回去了。

他顶着红肿的眼睛坐在桌前,习惯性地想打开笔电看论文,想起来自己的包还在秉然西那里。他又找手机,想和秉然西发个消息。可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。

白耳开始回忆昨晚的一切。他把棉袄和书包放在秉然西的车里,手机放进裤子口袋,进了酒吧,被拉进舞池,周围很多人,音乐很吵,他被挤得站不稳。

很多人对他说话,他应接不暇。后来张敛出现了。

他吻了自己。

白耳闭上了眼睛。

他重新爬回chuáng上,盖好被子,心想可能当时人太多,手机被挤掉了,到时候去找找吧。也可能被人偷了,大不了再买一部。

白耳一觉睡到晚上,直到房门被敲响才醒过来。

“白耳。”张敛在门外对他说,“你出来吃饭。”

白耳警惕地捏住被子,一动不动地注意着门外的动静,希望张敛在得不到回应后能识趣的离开。

门外安静了一会儿,张敛又说:“我给你点了外卖,中餐,很简单的青菜和肉,放在客厅了,你等会儿自己下来吃。”

他的声音听起来很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