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下客

繁体版 简体版
夜下客 > 想要把你藏起来 > 第40章

第40章

有人经过他,用英语问他怎么了,需不需要送他去医院。

可白耳动都不动,像被魇住了一样。

一声刺耳的车轮摩擦声传来,紧接着车门被打开的声音,有人疾步奔到白耳面前,很焦急地喊他:“白耳。”

是张敛的声音。

冰冷的四肢好像注入了一点温度,令白耳混沌的大脑清明一点。

“我认识他。”白耳听到张敛对周围的人说话,然后一只大手轻轻按在他的背上,熨帖着他僵硬的脊背。

“白耳,你怎么了?”张敛本想回家看看白耳有没有好好吃饭,却在回家的路上看到要找的人不知为何蹲在人行道上,顿时心脏猛地一跳,一个急刹便冲下了车。

他小小的一团缩在那里,就像一只被人遗弃的小奶猫,无助又可怜,让张敛觉得他必须立刻把这只猫捡回去,否则风chuī了要感冒,雨淋了要发烧,身体都要不好了。

张敛拍了拍白耳,问他:“你哪里不舒服吗?”

他以为白耳的过敏症犯了,不大客气地抓起白耳的手腕,看他的皮肤有没有红。白耳被扯起手腕,脑袋就慢慢抬了起来,他苍白着小脸,眼睛里蕴着水光,茫然看着张敛。

张敛愣了一秒,接着手指微微收紧了。

他低声说:“我带你回去。”

然后张敛靠近白耳,有力的手臂搂住他,将他从地上抱了起来,捡起他摔在地上的手机。

张敛把白耳抱进车里,开车回家。

今天张敛开的是一辆银色轿车,车座柔软舒适,车里开着暖气。白耳坐在车里,身旁是张敛,脑袋慢慢清醒过来了。

他们一起到家,白耳恢复了力气,自己开门下车。张敛从车前大步绕过来,叫住了白耳。

他没有走得离白耳很近,隔着一个不会让白耳不舒服的距离,对白耳说:“发生什么事了,你告诉我。”

白耳看向他。张敛的眼神很专注,眉头轻轻皱着,眼珠子黑得发亮,里面映着他的身影。

明明脾气差又蛮横不讲理,幼稚还冲动,对别人正常态度,对自己就凶巴巴。

可这样的张敛让白耳觉得安心。因为他是真实的。

白耳站在原地思考半晌,小声说:“我感觉有人跟踪我。”

张敛没说话。白耳以为他不相信自己,便拿出手机,解开锁屏,递给张敛:“那个人发的短信。”

张敛接过手机,只看了一眼,就按黑了手机屏。

“从明天开始我送你去学校。”张敛的声音还算平静,“接你回家。”

“可我每天都会去图书馆……”

“我和你一起。”张敛打断他,说:“进去吧。”

白耳有些迟疑地进了屋,总觉得张敛好像有点不一样了,又说不出来感觉,只能讷讷背对着张敛,往楼梯上走。

张敛看了眼客厅,茶几上很gān净,没有动过的痕迹。

“白耳。”张敛叫住楼梯上的人,问:“我给你点的外卖你都吃了吗。”

白耳回过头,说:“我和你发了消息,让你不要再订。”

张敛却很固执地问:“你吃了没有。”

“……吃了。”他还能怎么办,和张敛说,张敛又不听,又不能làng费食物,他只能吃掉。

白耳还没走两个台阶,又被张敛叫住。他有一点烦,又很不知所措,不知道张敛到底想做什么,不大情愿地回过头:“怎么了啊。”

“我和莫菁分手了。”张敛站在沙发边,抬头看着他,“就在酒吧碰到你……的两个星期前。”

白耳眨了眨眼睛,迟钝地点头,脑子好像没怎么转动,下意识安慰他:“以后还会有的,女朋友。”

张敛有过很多女朋友,虽然莫菁很美很温柔,是很好的一个,但是张敛以后也会继续遇到很好的女朋友。

可是张敛顿了顿,用白耳从没听过的认真语气,说:“不会有了。”

小张同学真的很努力了,自己把自己掰弯,还要学着去喜欢人,追人,这可是他以前从来都没有做过的事情,小张真的一点经验都没有啊!!还没人教他!!所以给他点时间吧!!!(笑死)

第21章 弯的好

孙朱凌和杰西卡捧着下巴,眼睛眨巴眨巴,盯着白耳。

白耳被盯得坐立难安,问:“看我做什么?”

两个女生看着白耳,眼珠子一转,又去看坐在白耳身边低头玩手机的张敛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