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下客

繁体版 简体版
夜下客 > 想要把你藏起来 > 第44章

第44章

白耳有时候被他烦得要死,但是又心软得很快,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对张敛越来越没有办法。

敲击键盘的手指停了。白耳实在写不下去作业,偏头看了眼窗外,天色微亮,还不至于太晚。

他在家里呆了一天,想出门透透气,便换了身衣服,严格地戴上帽子,口罩,围巾,手套,把自己套成一个小熊,下楼。

客厅里,张敛正在打电话。他靠在沙发上,电视屏上显示暂停的游戏画面。

“我说了,圣诞不过去。”张敛不耐烦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:“他们现在倒想起我了。”

白耳愣了一下,又听张敛说:“亲自打电话也没用,我说不去就不去。”

白耳下楼梯的声音惊动张敛,张敛回头,看见他像个球似的往下挪,连电话也忘了,很无语地看着他:“出门?”

“买点东西就回来,你打你的电话。”白耳感觉张敛可能是在和家里人打电话,便很识趣地不给张敛送他的机会,不等张敛说话便溜出了门。

街上很冷,还飘着一点夹着细微雪粒的小雨。白耳沿着路边走,莫名想起袁寄说的话。

她说他们都挺缺爱,张敛也是。

白耳当时听到这句话还无法真正理解,因为他是一个成长在普通家庭中的、不缺爱的孩子。他的爸爸妈妈不遗余力的爱他,给他看世界上很多美好的一面,所以白耳虽然因为体质自卑,却不觉得寂寞。

可是在听到张敛的那个电话以后,白耳忽然明白了一点什么。

他觉得张敛可能是有点寂寞的。

白耳在便利店里买了一个新的笔记本,想不出还要买什么,便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。他经过一个甜品店,走过去了。过了一会儿,又退回来。

甜品店装饰得十分有圣诞气息,橱窗上贴着雪花和红色果子,五六层的蛋糕在橱窗顶洒下的璀璨灯光下泛起奶油、巧克力和水果的光泽。

白耳在店门口看了一会儿,推门进去了。

他站在溢满甜味的香气中低头选蛋糕。他想张敛给自己买了一个那么贵的手机,又死活不收自己的钱,那他给张敛买一个蛋糕吃,也是应该的。

白耳选了半天,被琳琅满目的类目晃花了眼,只好喊来服务生:“两个人吃的蛋糕,你们这边最贵的,是哪一个?”

白耳虽然是个弯的,挑选蛋糕的眼光却像个直男,不问最好吃的,不问最畅销的,只问最贵的。

最终在服务生的帮助下,白耳选了一个八寸的黑巧克力覆盆子蛋糕,用很漂亮的盒子包好,装进袋子里。

他记得张敛挺喜欢吃巧克力。白耳抱着蛋糕盒子,快走到家门口的时候,心想,不知道他看到自己抱了个蛋糕回来,会不会被吓到。

白耳的脸又冒出一点红。

他站在台阶下停了停,深呼吸几次,呼出轻飘的白色雾气。然后轻轻推开门,慢慢挪进玄关,怀着莫名紧张的心,想看张敛惊讶的表情。

白耳小心抱着蛋糕盒子,刚要换鞋,忽然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声音:“怎么了嘛。”

白耳停下了动作。

那个陌生的女孩子的声音轻轻的,有点远,但白耳听得很清楚。

“我给你买了圣诞礼物。”女孩子的声音满含笑意:“张敛,你想不想看看。”

白耳抱紧了怀里的盒子,慢慢抬头看过去。

厨房里,张敛背对着他站在餐桌前,白耳看不清他在做什么,但看清了他身边站着一个女孩。长长卷卷的头发,穿很漂亮的贴身裙子,淡红色的外套挂在一旁的凳子上。

女孩站得离张敛很近,几乎贴着张敛,柔弱无骨地倚在他的手臂上。

白耳收回了视线。

他依旧抱着蛋糕盒子,转个身,又出去了。

张敛很烦躁。

他爸的秘书今天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,问他要不要去伦敦和家里人团聚,一起过圣诞节。他的父母因公事从美国飞来,会待上三天。

张敛很不客气:“过去和他们商谈国家大事?”

张敛的父母有钱有权,既有祖上积荫,也有头脑和手段,在外人看来,他们是叱咤政商的模范华人夫妇,可在张敛看来,他们不过是连家庭聚会都要让秘书来通知儿子去参加的没脑子爹妈。

因为他们没空。

秘书脾气好,就是太有耐心,和张敛打了好几个电话,打断他玩游戏不说,还害得他错失送白耳出门的机会,只能眼睁睁看着白耳像个球似的滚出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