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下客

繁体版 简体版
夜下客 > 想要把你藏起来 > 第79章

第79章

“你事怎么这么多?”

白耳叫苦不迭:“你这种统治阶级的资本家不会理解我们工薪阶级的心酸啦。”

“心酸。”张敛重复一遍,脸色依旧没有好转。他伸手捏起白耳的下巴,让他仰头看着自己:“为什么和周长青的儿子走那么近?”

白耳费劲想了一下,才想起周长青是他们公司的董事,儿子则是自己手下的实习生,那位公子爷。白耳只好又解释:“老板把他分到我手下实习。我们也没有走得近啊。”

张敛冷着脸:“那你还让他帮你拿电脑?还他妈对着他笑?”

“我还不能对人笑了?”白耳被这大醋缸弄得好气又好笑,他推了张敛一下,露出无奈的,又带着点甜味的笑容,“张敛,你多大人了,幼不幼稚。”

“刚才你还不是看都不看我。”白耳对他说,声音里带着点委屈。

“我还不知道你的德性吗。”张敛嘲他,“我一盯着你看,你能想起自己要讲什么?”

白耳低下头,耳尖冒出点红,不情不愿地承认:“也是。”

张敛抬起他的下巴就吻。白耳吓了一跳,下意识想挣扎,张敛却掐住他的下巴,舌尖很凶地舔进他的口腔。

这里是茶水间,外面还有人走来走去,白耳紧张得要命,但张敛一吻住他,他又逐渐软化了下来。

这一个月来他们每天几乎没怎么见面。前半个月张敛去海外出差,白耳工作忙,便gān脆饭也懒得做,就在食堂吃,甚至有几天晚上工作到太晚,他就直接睡在公司。半个月后张敛回来,大晚上见家里竟然空着,当即衣服都没脱就直奔白耳公司抓人,把还在熟睡中的白耳二话不说拎回家训了一顿,白耳乖乖挨了一通训,虽然再也不敢在公司留宿了,午饭却实在没空回家做。张敛也忙,两人回到家后各自在书房工作,张敛有几次忙完了想抱着白耳睡觉,都被还得接着工作的白耳哄着一个人去睡,想来也是十分憋屈,忍很久了。

张敛按着白耳亲了个结实,一身火气发泄一半,总算正常不少。

“和华欧合作,还一句话都不和我提。”张敛点点他的额头,“不把我当回事了是吧。”

“不说你也会知道。”白耳捧着他的手拿下来,说话时语气里带着点讨好,“再说了,我知道要是和你说了,你肯定要跟我放水。我不想你放水,我想认真做这件事。”

他抓着张敛的手,眼睛亮亮地看着他:“这样你的爸爸妈妈也会更认同我的。”

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些天真,带着十足的gān劲和高兴。张敛看着他的脸,低头又想吻。

这回白耳却推开了他。怀里的人从面前跑走,到得门口才回过头,很严肃地看着他:“行了张总,不可以搞办公室恋情知道吗。”

白耳把茶水间的门拉开一条缝,又对他露出有点狡猾,又有点可爱的笑容,小声对他说:“咱们回家再谈恋爱。”

每天看着收藏和评论上涨,这就是网上冲làng的快落吗

第41章 番外二 尘嚣夜中一点灯(二)

华欧国际的新股东,也是华欧未来的掌权人——张敛是在三年前正式上任的。他刚回国那阵并没有直接获得股权,而是进了一个分公司做一个普通的部门主管。张敛的父母在养育孩子方面没什么成功经验,对待工作却是一板一眼的严格要求。鉴于张敛没有工作经验,二十多年的学习生涯也一点成果没有,连出国留学都是花钱买出去的,张氏夫妻对儿子的工作能力表露出了毫不掩饰的怀疑态度。

但张敛没在乎,让他在小公司做主管,他就做。这一开始就让夫妻俩很惊讶,因为他们知道张敛的脾气是很差的,只要有一点不顺心,他就要发脾气,想尽办法给他们找不痛快。张敛叛逆了二十多年,让夫妻俩头痛无比,却无可奈何,因为他们是真的不知道怎么教导孩子。

可张敛竟然愿意老老实实进公司工作,从一份对集团继承人来说算不上太体面的位置做起。这份看着儿子突然发生变化的惊讶还可以追溯到更早,就在他们得知张敛的硕士毕业论文竟然是自己写的,而不是找代写机构写出来的时候。

“白耳陪着我写的。”当时张敛只是这么说。

白耳是张敛的男朋友,他们知道,因为张敛在提及这个人的时候总是连名带姓,从不掩饰。夫妻俩见过无数大风大làng,但是在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连性取向都变了这件事情上,还是有些难以适应。他们也教训过张敛,觉得他胡闹,但是张敛从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