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下客

繁体版 简体版
夜下客 > 当秘书六年:我不干了,他崩溃了 > 第100章 道不同

第100章 道不同

同样见不得别人帮助温栩之的,同样还有一边的林染。

这会儿林染偷偷观察着周怡然,突然觉得,这或许可以是自己的同伴。

脑海中又浮现出今天看到的场景,周怡然当时的确是在撩拨顾寒宴……

想到这个,林染不由得心里不太高兴。

但随即又想到,如果这个周怡然真的对顾寒宴有意思,那要是让她知道顾寒宴和温栩之之间那些事儿,所以矛盾目标会不会直接转移到温栩之那边?

林染这么想着,却听到女人招呼自己:“林小姐,顾先生。你们跟我来吧,看来咱们在这里讨不着什么好,还是直接去看看画吧。”

林盛明出面都这么说了,自然是护着温栩之的,如果他们再争下去,或许只是两败俱伤。

况且自家堂弟跟这个男人关系还不错,听说林氏目前也是蒸蒸日上。

周怡然心里也是打着其他算盘的。

而李可和温栩之站在原地看着那几个人走远。

李可更是愤愤不平的说:“都是一堆什么人啊,明明我们就没有做错事,还要被他们说一顿,现在整的反而像是我们理亏一样。”

刚才顾寒宴那一副死样子,不就是想说温栩之对不起他吗?

温栩之倒是没什么心思管,拉着李可的手小声说:“算了,咱们今天也是出来玩的,不要对这些人和事影响心情,我们也去那边看看画吧。”

李可看着温栩之没有被这些事情影响,才松口气:“我也只是担心你,看到你没事,我就觉得好多了。”

一边的周修谨却问:“温小姐为什么被人这么针对?看起来你似乎是那两个女人的眼中钉。”

连他一个和他们认识不久的男人都能看出来,这件事其中必定是有猫腻的。

周修谨这么说了,温栩之索性接话:“周先生,在你看来,你的堂姐对顾总是认真的吗?还是说你看不出你堂姐对顾总的心情?”

这是个很直接的问题。

温栩之知道自己对周修谨说出这话其实不太礼貌,可是回想起他刚才唯恐天下不乱的一系列动作……

不礼貌也是他先的。

周修谨想了想,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。

自家堂姐也算是一个喜欢帅哥的人,所以这些年也是明里暗里对顾寒宴透露过不少心思。

这些是周家人尽皆知的。

但因为周怡然人还算不错,对家人也算尽心尽力,所以没有人说她什么,也不会有人看不起她。

更何况当初顾家和周家交好的时候,他们也曾开玩笑说过,后续顾家和周家联姻,到时候就让周怡然和顾寒宴结婚。

当初只是大人的一句戏言,可是自家堂姐似乎当真了,这些年当时一直联系顾寒宴。

不过后来周家的发展每况愈下,这次老夫人更是特地去找了顾家,从地位上说他们已经落后于顾家太多,主动提起联姻,恐怕只会让对方觉得是他们占便宜。

想到其中复杂的东西,周修谨面色严肃下来:“温小姐,是我说话不当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周怡然考虑的事情肯定不只有顾寒宴的皮相。

但这样说起来,周怡然考虑的是否有周家以后的发展等等,谁也不好下结论。

温栩之听到这话反而是一愣,其实她只是想借这个话题和林盛明他们说清楚。

真没想到,自己的话题好像引起了对方强烈的思考。

想到这,温栩之只能说:“算了,反正大家都能看出来的事。我只是不喜欢被八卦。”

林盛明也急忙说:“好了,这场闹剧过去就算过去了,谁都不要再提了,晚上我请客我们一起吃饭。”

可周修谨却说:“那倒是不用了,你们来这里是客人,怎么能让你们破费呢?今天晚上我请。”

几番推辞,到底还是决定让东道主来请客。

周修谨似乎对温栩之很是愧疚。

以至于温栩之和李可去看画的时候,有一个小空隙李可去旁边了,周修谨跟了过来。

“温小姐。”

温栩之看到是周修谨,原本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。

周修谨把她的表情变化看在眼里,顿时就觉得温栩之还在生气,于是更加愧疚了。

“很抱歉,我之前那样对你说话。”

听到周修谨再次道歉,温栩之的心情倒是好了一些,不过对于这个男人仍旧没有太多信任。

温栩之甚至已经在心里做好了决定,就算自己离开顾氏,也不会去跟着周修谨做事。

“我对你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