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下客

繁体版 简体版
夜下客 > 完了!全后宫都能听见我的心声 > 第168章 有点怀疑你是谁

第168章 有点怀疑你是谁

桐树底下。

杏儿带着几分审视的意味看阮悦,问道:“姑娘手里有这么多钱吗?”

阮悦从袖中取出一张银票,轻轻一晃。

她说:“银子太重,母亲心疼我,特意让我带了银票来。”

杏儿眼中闪过一丝满意,随即道:“既然姑娘如此爽快,那我们便来谈谈这交易的具体事宜吧。”

“且慢。”

阮悦缓缓道:“杏儿姑娘,虽然我带了足够的钱,但我也并非任人宰割的羔羊。这一千两的价钱,实在太高了些。”

杏儿蹙起眉头:“姑娘这是何意?”

阮悦:“一千两太贵了。所有的档案,我只给你五百两。”

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阮悦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在发虚。

……朱晗菲有病吧?

哪有砍价直接砍一半的,多丢人啊!

没有官家小姐会这么做,这和去市井食坊的下人有什么区别?

果不其然,杏儿匪夷所思,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。

“姑娘莫不是疯了?五百两?”

阮悦冷笑一声,嘲讽道:“没错,就是五百两。你以为我是严依嫣?会轻易被你玩弄于股掌之间吗?”

“物以稀为贵,现在秀女们手里或多或少都掌握着几份档案了,你的档案已经不值钱。我为何偏偏要从你这里买?”

杏儿摇头:“姑娘太天真了,您若是在别处购买,又怎能保证档案的真实性?”

阮悦微微一笑,“我届时直接从那些没中选的姑娘手里买。她们都被淘汰了,又何必冒着得罪我的风险作假?”

她双手环绕胸前,轻飘飘地说:“我想,她们的开价怕是不到杏儿姑娘的一半。”

杏儿眼皮一跳。

她紧盯着阮悦,语气中带着几分威胁:“阮姑娘,你并非唯一一个想要这些档案的人。我大可找别人交易。”

阮悦毫不在意地耸肩,有些玩世不恭地说:“行啊,你去找,找得到算我输。”

“第一轮考核已经结束,大家都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。有的人自知无望,还会起买档案的念头吗?”

“至于有能力买下所有档案的那几位,她们可不会那么傻。”

“她们只需挑选几个最大竞争对手的档案就行了,何必要多此一举,去购买所有人的呢?”

“承认吧,除了我,没有人想要买了。我是你唯一的顾客。”

杏儿发问:“那姑娘为什么要买所有的档案?”

阮悦两眼一闭,说出让自己脸色爆红的一句话:

“因为我有钱,就享受这种一掷千金的快感。”

杏儿:……

可恶啊。

“五百两不可能。”

杏儿还是用老一套说辞拒绝阮悦,“万一被别的姑娘知道了,我恐怕会遭受诸多非议。”

“杏儿,你可是吉贵人身边的红人,谁敢对你有所不敬?”

阮悦说,“念在你每日忙碌的份上,我也愿意再加五十两。五百五十两,这是我最大的诚意了。”

杏儿摇头:“不能够啊,姑娘。我们贵人做这件事是冒着大风险的。最少,姑娘要给我九百五十两。”

阮悦反驳:“既然风险这么大,你们贵人不如不做这件事。”

她挥了挥手,道:“你也不要和我卖惨了,这几日,你们定是赚得盆满钵满。两千两?还是更多?贪心不足蛇吞象,过犹不及。”

杏儿在心头暗自惊讶,阮悦的嘴皮子功夫原来这么好。

明明上次见面时,阮悦连说话都吞吞吐吐的。

杏儿咬死不松口,“九百两。”

阮悦则是稳如泰山,寸步不让:“六百两,多一子儿我都不会出。”

见卖惨之计不奏效,杏儿又想搬出吉贵人的名号。

杏儿说:“姑娘也别太过分了,我是看你诚心的份上,才给你降价的!姑娘就不怕得罪我们贵人吗?”

……她当然怕啊!阮悦欲哭无泪。

——但她更怕现在就被朱晗菲赶出皇宫啊!

阮悦心头一横,语气决绝地说:“怕?我怕什么?吉贵人在宫里再怎么得宠,父亲也就是一个七品官。”

“我买你的档案,原本是想与吉贵人结个善缘,以为日后宫中能有个照应。但现在看来,你并不给我这个面子啊。”

见阮悦把自己摆在和吉贵人平等的位置上,杏儿也有点不自信了。

毕竟,她没有真的见过吉贵人。

所有的档案,都是别人交给她卖掉的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