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下客

繁体版 简体版
夜下客 > 想要把你藏起来 > 第34章

第34章

白耳有些不安地揪紧衣角,谨慎地回答:“普通朋友的话,算是喜欢吧。”

张敛皱着眉头,看起来有些心烦意乱地点头,转身下了楼。

白耳心慌地躲进房间里,爬到chuáng上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,胡思乱想。张敛也知道他的性取向了,为什么?自己真的有那么明显吗。

而且张敛竟然什么都没说,也没有表现出厌恶的情感,就那样一句话也不说地走了。

他不觉得恶心了吗?

白耳窝在chuáng上翻来覆去,怎么想也想不出个头绪。

二狗子也该觉醒了吧啊啊啊啊

好想按头

第18章 第一个吻

“白白,圣诞节有没有计划呀。”

图书馆里,五人小组刚完成小组作业。孙朱凌收拾东西,随口问了白耳一句。

白耳:“没有。”

“我打算去冰岛玩。”杰西卡说,“你要来吗,白白。”

西蒙:“如果没有人陪你,你可以来我的宿舍……”

陈淘淘:“西蒙!你不可以这样,你不是说自己有女朋友吗!”

西蒙:“……我的舍友们会一起庆祝圣诞。你怎么了淘淘?”

陈淘淘:“哦,没事。”

“我没有很想过圣诞,可能还是待在家里看看书吧。”白耳十分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在娱乐方面实在无趣,便委婉地拒绝了他们的好意,收拾好东西后便和组员们告别,离开了图书馆。

圣诞节快到了,天气一天比一天冷,夜晚也越来越黑。白耳走在回家的路上,寒风chuī得他不住哆嗦,把厚厚的围巾捂得更紧了些。

忽然,他又感觉到了那道视线。

白耳的jīng神高高悬了起来。

他不止一次感觉到有人在看他——不应该称作看,而是盯。白耳一开始以为是自己的错觉,然而这种被从暗处锁定的感觉太过qiáng烈,加上他天生敏感,根本无法忽略这种怪异感。

白耳猛地停住脚步,回过头。

路上一个人都没有,只有树叶被风chuī出沙沙的声响,房子和树木在墙上和地面投上大片yīn影。

白耳的手指又开始轻微地颤抖。

这种被窥伺的感觉令他非常不适,甚至恐惧。他想起很不好的事情,是他一辈子都不想记起的事。

白耳想赶快往回走,可是他太紧张,已经不敢背朝身后,生怕又听到那细微的脚步声黏上来,yīn魂不散地跟着他。

要报警吗?白耳握紧手机,犹豫半晌,手机忽然响了。他吓了一跳,拿起来一看,是秉然西打来的。

白耳接起来,就听秉然西用温暖活泼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喊他“小白耳”。

紧绷的情绪获得片刻缓和。白耳应了一声,小声问他:“什么事。”

“想问你要不要出来玩啦。”秉然西听起来很欢快:“都快圣诞节了,小白耳什么时候才愿意和我们见面呢。”

秉然西努力说服他:“这边有一个很好的酒吧,只限学生出入的,里面不准抽烟,大家基本上也只喝jī尾酒,酒吧里既没有酒味也没有烟味,环境特别好,小白耳,一起来嘛。”

白耳没怎么犹豫,就说:“好。”

秉然西本来还打算继续哄劝,没料到他答应得这么快,还愣了一下,“啊?哦好的!你在哪儿?我来接你。”

白耳站在空无一人的街道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实在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在哪儿。

好在秉然西很耐心地告诉他:“你微信和我开一下实时位置,我现在开车过来。”

白耳开着手机和秉然西共享位置,站在原地,背抵着墙,等秉然西过来接他。

他太紧张了,一个人待在无人的夜里,黑暗像无声无息的野shòu,随时要攀上他的脚踝,将他吞噬。这个时候秉然西打电话过来,说要带他去一个人很多的地方,白耳是不会拒绝的。

不过十分钟,秉然西就来了。

张扬的红色跑车嗡鸣着引擎来到白耳身边。秉然西按开车门,从车里探出金色的脑袋,冲他露出灿烂的笑:“小白耳。”

白耳坐上车,车门合上。车里很温暖,让白耳渐渐感到安全。他对秉然西露出一个带着感激的笑容:“谢谢你。”

秉然西以为他是在谢谢自己带他出去玩,便说:“没什么,早就想邀你出来玩啦。”

他从后座拎过来一个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